2003年我也曾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做过一次报告,当时是中国的第一届搜索引擎大会,那时百度还未上市,而今天是中国首届云计算应用论坛,历史非常巧合,这说明随着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我们已从搜索引擎时代走向了云计算时代。

云计算是从搜索引擎走过来的,从做搜索引擎开始到后来进入云计算,我们也已经是云计算的老兵了。我们做云计算大概已有三年的时间了,从一个云计算的研究者、思想传播者到现在云计算的技术实践者、云计算的产业实践者,对云计算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是研究云计算核心系统的,但今天我们换一个角度,从云计算给应用带来的变革和机会这个角度来分析云计算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变化?

对信息产业来说:云计算相当于发电机,建立在云计算基础之上的各种应用就相当于各种电器。回顾传统的信息产业架构,应用开发商既要运营应用服务,同时自己还要负责“发电”。例如前两年SaaS风起云涌,出现了许多做SaaS的企业,然而最后却都纷纷倒闭,陷入困境。直到云计算的出现,似乎给SaaS企业带来了新的曙光,这是为什么?因为在云计算还未出现时,我们都是采用传统的信息产业发展的架构,SaaS企业不仅要自己建设基础设施,购买带宽,还要自己开发SaaS产品,自己进行市场推广。很多SaaS企业,特别是小型企业,面对巨大的投入成本不得不纷纷退出。这就是我们传统的IT产业架构,既要自己生产电器,又要自己发电,这种架构阻碍了信息产业的发展。

再来看看当我们进入云计算时代后的情况,这时发电和制造电器已经很好的隔离开了,发电由专门的电厂完成,避免了很多做应用的企业既要做应用,又要发电的难题,使各自专注于自己擅长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梳理出清晰健康的产业链生态环境。

然而目前很多公司所讲的云计算都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将发电和应用混为一潭,云计算本来提供了很好的产业链划分的机制,但是大家在实践时,却又把产业链中各成分混合在了一起,还是又回到传统的IT模式,把发电和制造电器混淆起来。

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在云计算技术下的产业链划分是非常明确的,发电和应用应该是分开的。我们正是真正的将两者分开,才非常漂亮的解决了技术难题。很多人认为云计算非常困难,就是因为他们想得太多,陷入到技术的泥潭。

长远来看云计算真正的创新爆发点在应用,早期人们将注意力放在云计算自身的技术实现和创新上,随着云计算研究的深入,我们发现最终决定云计算未来的创新源泉则是在应用上,应用的创新将成为未来云计算时代的主旋律,云计算真正的创新爆发将来自于应用。

云计算的出现就如同电的出现一样,电没有出现时世界一片黑暗,但是在电子时代真正的创新爆发不是电本身,而是后来因为电而衍生出的各种各样的产业。云计算的诞生和电的出现是一样的,真正创新的爆发应该来自于后面的应用。大家可以从现在的电子时代发展看到这个过程。

很多人都想清晰的知道终端用户该如何感知云计算的存在,从我们的观点来看,终端用户感受到的应该只是应用服务运营商提供的各项优质服务,原则上不需要感知云计算的存在,原来你该怎么上网,该怎么用ERP,还怎么用。真正需要感知和了解云计算的是这些服务的运营商,他们需要调用云计算系统的资源,并通过自己的转化将服务提供给终端用户。终端用户本身不需要感知云计算的存在,感知到的仅仅是服务本身的情况。对普通大众而言不是云计算出来之后,需要重新去适应一个新的世界,我们现在怎么生活,仍然怎么生活,只是我们生活的更好,更加舒适,更和谐。这里我有个观点:云计算通过信息和计算的集中,为大众创造了一个强大的信息沟通和处理平台,人们将能在任何地方完成自己的工作并和自己的工作团队沟通,人们不再需要集中到已不堪重负的大城市来工作,被关在狭窄的格子间里,并忍受堵车、等电梯、买房的痛苦了,因为在任何地方我们将有同样的信息获取和处理能力,在任何地方我们都有相同的发展机会。

云计算的直接用户是应用服务商,类似于那些SaaS企业,他们非常熟悉客户的需求,而我们作云计算本身并不熟悉客户的需求,我们不懂得ERP,不懂得财务,只知道如何把计算力和存储力提供给他们。而我们所提供的计算力和存储力用来做什么则不是云计算本身需要关心的,这将由千千万万、各行各业的应用服务商来思考。

而且处于产业链中的各个层次的应用服务商的创新将是不一样的。层层创新,层层叠加,这种创新的爆发将是非常漂亮的。

目前云计算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将自己的资源输出。现有已建的云计算中心多数有传统超算中心的痕迹,传统超算中心面向的是专业用户,并没有考虑计算和存储通用输出。也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应用渴望接入云计算中心,而云计算中心空耗电力却无法接入应用”的现象。

我们要解决好云计算的关键就是如何把资源有效的输出给应用提供商,由他们转换成应用服务提供给终端用户。

云计算的真正魅力是促进应用创新的全面迸发。创新从云计算核心迅速传递放大到应用,云计算将会带来整个信息产业的创新裂变。云计算的变革发展速度将会非常快,就如同我写书一样,往往写了两个月,发现前面的已经落后了。云计算的发展将是一个链式反应式的发展。

云计算系统核心任务之一就是为应用提供最大限度的创新空间,然而很多企业并没有做到。很多企业做云计算时,过多的限制了应用的发展,而不是给应用更大的创新空间。很多企业甚至希望一家把产业链做完,认为这才是一个大企业的气度。然而我们并不那么认为,云计算应当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才能为应用提供最大限度的创新空间。云计算核心系统本身不应过多考虑应用,云计算核心系统越简单给应用创新的空间也就越大。云计算不应该对应用开发作过多的限制,并给予应用自己选择的权利,不插手应用的工作。无法为应用提供创新空间的云计算系统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同时云计算将会给应用带来更多的机遇。通过降低应用的创业门槛,为应用提供更大的资源空间,能完成传统模式下无法完成的任务。降低应用服务成本,同时提高服务品质,使应用服务商能专注于应用服务自身,并能支持多形态的应用服务提供模式,改变传统应用服务的商业模式。

云计算处于整个产业中的底层核心位置,云计算之上的应用变革和创新的原始动力都是来源于此。

我们正在研发的盘古云核心系统正是如此。盘古云的架构设计思路就是以释放应用的创新能力为核心,保证应用服务商在设计应用时有足够的选择空间,以退为进的同时不与应用争夺市场,做好发电送电的本职工作。我们的系统架构不仅简单漂亮,而且能够清晰的呈现整个产业链。

我们的盘古云具有以下几个技术特点:第一、实现了计算和存储的通用接入,解决了目前大量云计算中心有设备却对应用无法顺利接入的问题;第二、在逻辑上我们将计算和存储作为同一任务对待,放弃了国外企业所提出的一些技术体系;第三、对应用开发语言没有任何要求,可以采用应用服务商所擅长的任何开发平台,并对应用的原有系统不作过多改变;第四、我们的平台不关心应用本身,只向应用提供计算和存储能力,并且不介入应用自身的任何运营工作,就像电厂只收电费而不关心电的用途一样;第五、盘古云平台给了应用足够而且彻底的创新空间和自由度,能实现系统的平滑扩充,当系统能力不足时可逐步的增加节点,保证了云计算中心投资的安全;第六、从应用角度看盘古系统所管理的云计算中心就是一个计算和存储的资源池,并能将资源输送到应用;第七、盘古云系统从架构上为国产硬件厂商,特别是芯片厂商提供了重要的发展机会。

我们的盘古云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在异构集群上的测试,建成了一个由上百个结点构成的验证平台。

中国的信息产业一直处在一种虚假的繁荣之中,我们离国际水平已有很长的距离而且这个距离还在不断扩大。我曾问过我的学生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信息产业中的白领工资比做装修的工人工资低?论学历和所从事的工作仿佛白领的工资应该远高于装修工人,但事实却相反,原因就在于我国的信息产业处在产业链的底层,没有核心技术、没有定价权,而装修工人从事的工作是处在有定价权的产业链上层,他们自己掌握着装修这项工作的核心技术,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利润。云计算的出现为中国提供了一次进入产业链上层的机会,大家一定要真正把握住这个机会,务实的推进云计算的发展,不要将精力花在了炒作上面,倘若当云计算成熟之时,我们在中国的云计算产业中看到的仍旧全部是英特尔、微软、IBM,那将是我们国人的悲哀。谢谢大家!